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080|回复: 3

强者心态与弱者心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3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很有趣的一件事,如果你将深圳与北京这两座城市作一个对比,你就会发现其巨大的差别,深圳是典型的强者心态,而北京是典型的弱者心态。
   强者改进完善制度,对法治与制度有信心。弱者疯狂发泄情绪,残忍折磨自己疯狂毁坏财物。以未经规划违规建设别墅为例。强者改进审批制度加强监管堵死漏洞,对违规者依法严肃处理该撤职的撤职该判刑的判刑,至于建好的别墅,客观来说就财产本身而言是无辜的,依法处理最大化回收残值减少损失即可。而弱者的举动就是疯狂发泄情绪,电视里一遍遍地播铲车与锤击机将别墅锤得千疮百孔打成一片废墟。我改进不了制度奈何不了背后强势的人,就一遍遍地砸自己家电视机摔自己家杯子。老婆出了轨偷了人,强者靠法律解决问题该离婚离婚该原谅原谅,总结经验教训;弱者天天在家酗酒,砸自己家电视机打孩子将自己折腾死了完事。打了一次败仗,强者总结教训修订制度改进武器加强训练,弱者找替罪羊在闹市街头搞凌迟处死疯狂发泄情绪。
   凌迟这项酷刑,与中国人相比,其他民族都显得粗糙。中国人将凌迟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使之堪称绝技。行刑开始时,刽子手会巧妙地一刀剜去犯人的喉结,以免他喊叫。然后迅速地出血包扎伤口,最先动手的部位是背,每刀割下的肉必须只有指甲盖大小。杀一个成年人必须要施3357刀,刀刀须见血掉肉,要用大白瓷盘将其贴在上面供观众鉴赏,并要得到赞赏,如果犯人在规定刀数前死去,刽子手将被观众嗤之以鼻,并有可能丢掉饭碗。在中国,受此刑最有名的人就是大太监刘谨,听说一共割了三天才让他断气... 。而民间的传说则更具体更生动。刽子手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为了表现自己技艺的高超,当然不会这么顺顺当当地让你死得那么快,他们也追求着技术的进步呐,他们也会使用工具。用一张细细的网将你那一身白肉裹住,这时你那或雪白或粗糙的肉体就成了一条鱼,网眼中每一块凸起的肉,就成了鱼身上一块块浮出的鳞,这是一种真正的艺术,这是一种纯粹的快乐,就象割生鱼片一样,慢慢地割下你的肉,刀刀见血,刀刀见肉,但你就是不死,你痛不欲生,但就是死不掉,最幽默的是,你还喊不出来,你只能扭动着血肉模糊的身躯,发出一点点可怕的低沉嘶哑的声音。旁边有胆色的家伙津津有味地看着还帮忙数数。
   北京的这种弱者心态,在戊戌变法失败后对待谭嗣同的酷刑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刽子手没有用刀锋,而是用刀背来砍头颈,一共吹了三十多刀,活活将谭疼死才算罢休。这得是有多大的仇恨才做得出这种事啊!北京的这种弱者心态,就表现在琢磨怎么残酷虐待革新者,怎样的酷刑最残忍最让你难受上。开明唐朝早已废除的肉体酷刑,到了明代,又全部拿出来照用,还花样翻新,创新出更多残酷折磨人的酷刑。在中国,大唐是最具强者心态的皇朝开放开明勇于在制度上创新,而明清是最具弱者心态的皇朝懦弱残忍天天折磨自己的国民。
   又比如境外出版的非法书籍,强者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该起诉起诉,该告诽谤的告诽谤,而弱者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酷刑,谁看这样的书撤谁的职挖谁的眼睛。
   以这样的弱者心态,北京又怎么领导现在这个日新月异高速前进的中国呢?
发表于 2019-2-24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5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日本宣布钓鱼岛国有化后,中国国内出现反日示威与游行,遗憾的是,部分游行群众开始砸自己同胞的合法财产---日系车,并殴打购买了日系车的中国公民。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弱者心态。我奈何不了日本政府,就不分青红皂白不管国家法律,打自己同胞砸同胞的日系车。同胞何罪?日系车作为同胞的合法财产何罪?
   李建利遭此厄运,只是因为他开着一辆日系车。
■“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别砸行不行,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日本车了,好不好。”
这几天,李建利夫妇俩正忙着帮大儿子李斌装修婚房,李斌今年26岁,计划明年结婚,赶在入冬之前把房子装好,时间正合适。老两口还有一个24岁的二儿子,也有了女朋友。
15日一早,李建利开他的卡罗拉,带着妻子、大儿子和准儿媳,赶到北郊的建材市场选装修材料,下午往回走,车子开到环城西路北段,遇到了反日示威的人群。
按照以往西安反日示威活动的规律,他们原本以为,城墙外应该是安全的,示威抗议通常在城内进行,打砸日系车的情况也只是零星出现。但这次不同,从北向南开着开着,车子就陷入了密集的人流,他们想倒车,然后拐进小路,但已经是不可能了。
李建利的妻子王女士发现,前面似乎有十几个人在砸车。很快,砸车的人群便来到了眼前,这些人手里拿着棍棒、砖块、钢锁,情绪亢奋,开始对卡罗拉动手。
“我们下了车,在两边站着,想看看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砸。”王女士一个劲地跟周围的人说着好话,“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别砸行不行,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日本车了,好不好。”
努力讨饶着,车子另一边出了状况,王女士回头一看,丈夫倒在车头前,头顶血流如注,她马上扑过去,扶起丈夫的头,不知如何是好,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痛哭起来。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交警跑过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打开双闪,我帮你们开道”,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
对两旁密集的示威者和围观者来说,这一变故也超出了想象。十几个砸车人继续去寻找新的目标,一些围观者在拍照,有人建议打120,有好心人递来一卷卫生纸,王女士拿着它摁在丈夫的头顶,但血浆仍然不断地流,很快染红了一片地面。
一名红衣男青年跑过来,提醒王女士,就算打120,救护车也开不过来,赶快到对面拦车,送伤者去医院,否则有生命危险。
环城西路的内环车道尚且畅通,男青年、王女士、李斌三人抬着李建利来到马路对面,恰好有辆空驶出租车经过,男青年拦住车,用吼的方式问司机:“拉不拉?”
司机看着他们和满头是血的伤者,愣了几秒钟,一点头:“拉。”
李建利横躺在后座,王女士捂着伤口,出租车匆忙出发。可是,只前进了500多米,路上的人又多了起来,出租司机把头探出窗外,高声向正在城门外执勤的警察求援,一位二十多岁的莲湖支队交警跑过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打开双闪,我帮你们开道”,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
出租车开到医院急诊处,王女士在满是鲜血的提包里找钞票付车费,司机急了:“都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车钱不要了。”
“挺对不住那个司机的。”王女士在病床旁边念叨了好几次,“车后座都是血,司机得清理好一阵子吧,给人家添了多大的麻烦。”
好心人帮助让王女士感动,这也是留在她内心的一点慰藉,但行凶者和打砸者的行为却让她困惑,“他们为什么对自己人动手”,王女士想了好几天,还是想不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9-12-13 08:28 , Processed in 0.047366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