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162|回复: 0

世界的庞德---意象派诗人与中国古典诗词的世界性影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4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美国著名诗人庞德身上有两个标签最为引人注目:意象派诗人与法西斯的走狗。先说第一个。他的诗歌遵循意象派的理论,用准确、鲜明、含蓄的意象来表达事物,文字简洁,通俗上口,并富有流畅的音乐美。   中国古典诗对美国新诗运动的巨大影响已经众所周知了。而这种影响,在相当程度上也是通过庞德等人的误译产生的。例如,庞德把李白的“荒城空大漠”翻译成castle,the sky,the wide desert,造成“荒城”、“大漠”、“天空”这样三个意象并置,从而完全背离了原文的意思。然而正是这样一些有意误译,引发了美国诗坛上一大批意象诗的产生。这就是文明之间的相互影响,而我们中国人,决不会因为庞德的误译就认为美国诗人没有理解中国古典诗的意境,相反,我们看到了美国诗人无畏探索中华文明的勇气!
    这样短短的一行字,勾勒出了多么美妙的意境,这就是美国诗人庞德最有名的作品《在地铁站》: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地铁车站 人群中这些脸庞的隐现;湿漉漉、黑黝黝的树枝上的花瓣。这一份精致和美妙,并不亚于中国人美妙的唐诗宋词可谓是深得其精髓。向庞德致敬,东方的抬棺死战的庞德,西方的精致大气的庞德,他们同样有无畏的勇气,他们同样有无上的包容!历史就这样记住了他们,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悲剧命运!
    作为现代派诗人,庞德力图打破传统的狭隘束缚,在时间和空间上解放语言,通过诗艺的创新,以前所未有的精确性和强度向诗歌内在丰富性的边界冲击。在这个意义上,惠特曼正好代表了美国诗歌粗糙、大大咧咧、自我中心、缺乏形式的强烈自我意识等倾向。对欧洲和东方文化无限神往的庞德对“扬基佬”惠特曼的不以为然可想而知。用当代中国“诗江湖”语言,惠特曼大概正是庞德必须“打倒”的前辈,“杀掉”的父亲,“祭旗”的牺牲。但事实上,作为现代派“掌门人”的庞德对惠特曼却始终保持了一种超越诗歌、超越现代派美学、甚至超越艺术本身的敬意。在“一个同盟”(”A Pact”)这首名作中,庞德把《草叶集》的作者称为“倔头倔脑的父亲”,而把自己比作“已经长大的孩子”。这个孩子已经“能够自己交朋友”,而那些朋友的世界和父亲的世界也许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但“惠特曼,长久以来我憎恨你”这样的宣言却挑明了一种更深的历史、文化、政治和民族认同上的血缘关系,在这种父子冲突中,一种新的创造力及其历史的、集体的连续性被明确意识到了:
    你砍伐了新的木料  现在,是雕刻的时候了  我们来自共同的浆液和根茎    让我们结成同盟
    显然,在“我必须走向你”这样的意识中,一个更大的历史性存在抓住了诗人,它的巨大的能量灌注了诗,把它变成自己的声音和形象。通过庞德的阅读,惠特曼不再是“伐木者之歌”、“我歌唱一个人自身”、“布鲁克林大桥”这些“语言的艺术作品”的作者,而是一个传统,一个源泉、一个不断回到自身的同一性,那个“合众为一”的“一”。它就是美国。这个“半野蛮的国家”(《为选择墓地而作的颂诗》)是一棵蓬勃生长的树,它的浆液和根茎代表着一种比诗歌更基本的真理和力量;它的结构和形式就是美国诗歌的内在结构和形式。不如说,庞德明白,他只能通过“美国”进入诗歌,而不是沿着诗歌逃离美国。庞德在此几乎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让美国诗歌为诗歌本身带来一场复兴。他作为先锋派诗人的彻底的世界主义,他对希腊、罗马、普罗旺斯、伦敦、中国、日本的热爱,虽然在审美层面上是真诚、不容怀疑的,但在文化或文化政治的层面上,不过是“为了使我们自身更强大”。诗人庞德就这样读懂并超越了惠特曼。
    这时我相信你看到了庞德的伟大。他是一个真正超越了强大这个外部特征的美国人。他明明白白地表示出了一种博爱的情怀,那就是他要的是诗歌和文艺的伟大复兴,而不是全世界跪在美国军人的坦克和大炮下颤抖,一起在武力的强迫下大声说美国就是世界第一。他懂得尊重世界各国人民的思想和智慧,他热爱美国但同样热爱希腊、罗马、普罗旺斯、伦敦、中国、日本。他以自己无以伦比的天才向全世界昭示,美国这块大陆上同样有精致、包容和无畏的勇气,在这块因为工业文明而无比强大的土地上,人们同样能在诗歌、文艺和人类文明上登峰造极。在我眼里,诗人庞德是伟大的,他体现了美国平等自由的精神,他体现了美国文明的包容和勇气!那就是伟大的美利坚人民,不靠枪炮,不靠战争,同样可以用自己的文明来征服这个世界,得到全世界人民的心!这份胸怀和气度,在美国,除了马歇尔将军恐怕是无人能比!
    庞德的一生是一个悲剧。这个与他身上的第二个标签有关---法西斯走狗。1924年庞德移居意大利,并向法西斯靠拢,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公开支持法西斯主义,多次在电台发表亲法西斯、反犹太人的演说。战争结束后,他被美军逮捕,后被证明为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1958年去世。而这正是我的可怕之处。我从来不会因为庞德死心塌地为法西斯的那一套辩护,被美国社会和政党贴上了法西斯走狗这个政治标签就对庞德失去兴趣。出生于中国的我,深知中国历史成王败寇的评价体系是怎样给一个个历史人物贴标签的。我感兴趣的是这位诗人当底想说什么,到底想表达什么?他对人类历史为什么产生了那么大影响,他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庞德是一个因为政治被埋没的语言与诗歌天才。如果英美现代派是一个与黑手党相似的秘密小团体,那么庞德(Ezra Pound,1885-1958)就是教父。通行的文学教材里总要给庞德封一个“设计师”(architect)的头衔,但他大概对任何图纸和工程(不论是帝国工程还是小圈子工程)都不感兴趣。话虽如此,从乔伊斯到弗罗斯特,整整一代现代主义者,却大都是在庞德的友情和帮助下登上历史舞台的。庞德的《诗章》(Cantos)被人视为一部现代诗歌的圣经,其实它倒更像一本异教徒的天书,可惜其建制化的社会效用似乎不过是为学院里一代代庞德专家提供了终身教职。今天的庞德好象已经完全窒息于“意象派”或“法西斯走狗”之类的文学或政治标签,也很少还有人在意庞德当年在现代主义的大街小巷里东闻西嗅,到底是在找什么东西。他的“清除一切形容词的油彩,直接处理事物本身”和“以简练的语句在瞬间中表现思想和感情的复杂性”的口号固然早已是现代派的老生常谈,但在当时,这种姿态对应着什么样的新经验、新震惊,却不再有人去细想了。
    庞德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诗歌的意象之美是一种普世的美。与使用何种语言无关。不仅仅是中文,用英语也可以写出极美的意象诗,表达出澄澈悠远的意象之美。澄澈的意象之美与悠远优美的意境之美,是世界上所有操不同语言的诗人的共同追求,它真正具有普世的感染力。如果说惠特曼的粗糙的表达与强烈的感情是诗歌的一极的话,庞德则补齐了另一极:诗歌精致的一面---精致的韵律所产生流畅的音乐美和澄澈的意象悠远的意境所带来的意象之美,仅有强烈的情感与粗糙的表达,这样的诗,还远不是登峰造极的精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9-12-13 09:04 , Processed in 0.047231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