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财经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433|回复: 10

何新问答(三言两语):简论淮海战役及粟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何新问答(三言两语):简论淮海战役及粟裕
何新问答(三言两语):简论淮海战役及粟裕
原创 2017-07-28 何新 何新时事

何新问答(三言两语):
简论淮海战役及粟裕


1947年毛泽东在陕北看军事地图指挥解放战争

猪头小队长123  07-25 23:04 提问

  何老:看到你近期对解放战争的一些研究。似乎与一些媒体的宣传不一样,凤凰卫视等媒体近来一直鼓吹淮海战役是粟裕发起和指挥,说粟裕是中国的巴顿,是与林彪并列的两大名将,粟裕是战绩被低估的无冕元帅等等。历史真相是否如此?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同志在西苑机场检阅坦克部队

何新老家伙 07-26 10:42 回答

  关于淮海战役粟裕没有回忆录,这是因为他对于这个战役并没有发挥全局性的指挥作用,所以无从谈论。解放战争中中共名将林立,粟裕只是局部战场、部分时期的指挥员之一而已。而且对粟裕当时的指挥能力和作用,在当时与他曾经共事的一些重要战友和同侪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出是不无质疑和微词的。粟裕当然也是一位名将,但是近年一些媒体和传记对粟的神化则与历史真相非常不符。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战。这次战役是一个奇迹。奇就奇在,共军以60万人打国军80万人,历时不过两个月,不是击溃,而是全部歼灭。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罕见的奇迹。此战一战定乾坤,决定了国民党统治在大陆的全面崩溃。可惜目前对这个战役的研究仍然非常皮毛、教条和浅薄,所以到现在竟然还有人在争论究竟谁是总指挥这样的荒谬问题。

  淮海战役的总策划和总指挥是谁?不是陈毅,不是刘、邓,不是饶漱石,当然也更不是粟裕。唯一的总设计师和总指挥只有一个,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在千里之外的西柏坡,抓住战机,因势利导,有时顺水推舟,有时则力排众议地设计和具体、周密地全程指挥了淮海战役。毛泽东亲笔撰写了命令国军主将杜聿明的投降书,并且最终确定总攻时间全歼了最后的国军。请问若毛泽东不是总指挥谁是?

  当然,刘邓陈饶以及谭震林、粟裕、陈士榘这些军政领导人在战场的局部性位置以及阶段性上,都发挥过某种意义的重大作用。但也就是如此而已。

  谭震林生前参观淮海战役博物馆时候讲过一句话:不要贪天之功为己有。他所说的“天”

  就是中央军委、毛泽东。他抨击的“有人”就包括你讲的诸将擅自争功的这种情况。

  谭震林非常有资格讲这话。他曾经是粟裕的上级和同事,本人也是华东解放战争和淮海战役的重要指挥员之一。(土山镇会议后歼灭黄伯韬兵团的碾庄后期战役就是谭震林指挥的。)

  有一个有意思也耐人寻味的事情。迄今为止,国内外出版的《毛泽东传》几乎都侧重讲述毛泽东的政治活动,却很少有人讲述毛泽东对战争的组织和指挥艺术。人们都知道毛泽东是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诗人,但是往往忽视了毛泽东其实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位统帅和军事家,不仅是战略家也是战术家。神奇而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中共的档案中保存下来了毛泽东在解放战争时期指导各个战略区军事行动的几乎全部电报和信件。毛泽东对于各个野战军和每次战役的指导可以说几乎事无巨细,无微不至。对于毛泽东兵学这个问题,我个人关注研究已久,以后会发表一些。

  把粟裕神化是件十分可笑的事情。解放战争中粟裕打的败仗并不少。

  在毛泽东这座不可逾越的巨峰面前,粟裕只是群山中的一座小丘。事实上,在毛泽东面前,粟裕自己老老实实地承认仅是个小学生。那绝对不是客气话。

  甚至把粟裕在解放战争时期的指挥地位与林彪在东北战场的地位和作用相提并论,也是荒谬的。

  林彪是中共授权在东北战区担任党军全权一把手的总负责人。林彪是东北解放战争由败局到胜局逆转的主要军事领导者。而粟裕在中原和华东,则地位始终是在刘、邓、饶、陈之下,甚至也是曾在谭震林、宋任穷领导之下的一位局部战场和若干战役的指挥员而已。例如解放战争中的南麻之战、临朐之战,睢汜之战都是粟裕直接指挥下损兵折将所以他生前羞于深谈的耻辱。

  什么无冕元帅之类的说法,纯系谣传而已,那只是某些有心人为了造神臆造的一种传说,绝对不是真实的历史。就当一个笑话听吧。

  关于淮海战役,我有系统研究。以后还会逐步详谈的。


毛泽东指挥淮海战役手稿


淮海战役中原局总前委五人: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7-08-23 11:09:46)转载▼
标签: 华东野战军 淮海战役 粟裕         分类: 专著(1):无冕元帅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按:粟裕诞辰110周年之际,应邀到他的家乡湖南会同做了一个关于他的讲座,很有意义,也是一次最好的纪念方式。讲座内容来源《无冕元帅——一个真实的粟裕》(人民出版社2008年4月版),现发上部分内容图片。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粟裕诞辰110周年讲座:担大将衔干元帅事的名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7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苦难辉煌: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1)
          ——兼论华东野战军主力是否改编过晋冀鲁豫野战军
                    张雄文

   按:近来总有读者传来一些链接,说有人拿一两份电报断章取义或者自作聪明解读,解构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编制历程,贬低其主要指挥者之一粟裕。随意瞄了几眼,大多是网络存在了几年的许粉和饶粉不值一驳的垃圾文字(譬如说饶漱石是华东野战军政委等)。这人据说曾是经济学者,已行将就木,却忽然搞起了外行的东西,将网络垃圾文字拾掇到博客当宝贝,不免令人哑然失笑。
      
   其人对粟裕满嘴污言秽语,全无所谓“学者”应有的客观、公正风度,更兼在浩如烟海的电文中,偏偏对一两封并未实行的电报曲解,沦为下九流的许粉饶粉行列,本不值一驳。但考虑到一些军史战史菜鸟,或许信以为真,只得将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变迁史稍稍整理。各类权威战史中记载的华东野战军历程与粟裕的征战轨迹,仅往来电报就有数千封,随手一写,竟有了三万来字。若有人意图撼动华东野战军的编制历程与粟裕的战绩,几乎是“撼山易,憾华东野战军和粟裕难”,自不量力而已。
      
   其人误以为1994年后粟裕的战绩彰显,是一两部传记的作用,却不知中央军委对粟裕军事指挥艺术的推崇,《粟裕军事指挥艺术与现代战争理论研究》(军事科学院科研指导部编,军事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和《论粟裕的军事理论与实践》(国防大学科研部编,国防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两部著作早已蜚声军内外,奠定了粟裕“战神”的地位。
  
   据闻,这人抹黑华东野战军和粟裕的博客系列背后有红二代的推手,甚至包括当年粟裕白纸黑字第一次谦让司令对象的后代,不免令人感慨唏嘘。其父辈因粟裕谦让做了华中军区司令,与粟裕关系良好,出色的党政工作为开国建树不小,但就军事指挥而言乏善可陈,其后代却对蒙冤多年、官运不佳的粟裕1994年后战绩逐渐得到彰显愤愤不平,不知何故?


   文字太长,先发个目录与前一个章节吧:

   一、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各自征战时期,陈毅和粟裕分别领军
   1、华中军区与华中野战军
   2、山东军区与山东野战军

   二、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联合作战时期,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三、华东野战军时期

   1、“七月分兵”前,继续实施特殊指挥体制,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2、“七月分兵”后,华东野战军未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陈毅、粟裕暂未指挥山东兵团,却增加了指挥刘邓大别山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6个纵队的任务

   3、华野组编四个兵团时期,粟裕开始担任华野代司令员兼政委

  (1)、粟裕主持华东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谭震林和许世友奉命与会

  (2)、毛泽东决定将豫皖苏地区由晋冀鲁豫局改属华东局,拆分山东兵团,将许世友、谭震林重归陈毅、粟裕直接指挥;最终陈粟奉命增加直接指挥苏北兵团

  (3)、华野奉命准备改番号“东南野战军”

  (4)、华野奉命组编为四个兵团,再次力证未曾改晋冀鲁豫野战军的番号

  (5)、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决定拆分华东野战军和晋冀鲁豫野战军,新组建一个豫陕鄂野战军,由陈毅指挥

  (6)、粟裕力谏,改变毛泽东渡江南下计划,代理华东野战军前委书记、司令员兼政委职务

  (7)、中原局扩大,新组建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主力仍然未改番号,由粟裕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

  (8)、粟裕和华野总部权限再度扩大,奉命指挥山东兵团

  (9)、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华东局和华东军区无权指挥华东野战军,依照中央明确规定,华野归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粟裕指挥华野发起豫东战役,即归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直接指挥

   4、粟裕率外线作战的华野两个兵团杀回山东,华野四个兵团重新汇合,毛泽东明令粟裕统一指挥华野全军,粟裕重组山东兵团

  (1)、华东野战军四个兵团重新会合,粟裕以代司令员、代政委身份,奉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命令“担负全军指挥”

  (2)、粟裕“攻击打援”部署,将山东兵团与外线兵团混编

  (3)、粟裕再次召开华野前委扩大会议,重组山东兵团

  (4)、粟裕部署淮海战役,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身份颁布命令,将华野全军分四路进兵

  (5)、毛泽东设想,淮海战役结束后,将华东野战军重新分为东西两个兵团,但没有实行

   四、第三野战军时期,粟裕以前委书记、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战军总部工作,当选为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1、粟裕奉中央军委命令,主持将华东野战军全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颁布改编命令

   2、粟裕以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三野总部工作,指挥第三野战军进行渡江战役、上海战役。

   3、第三野战军与华东军区领导机关合并,总部设在南京,粟裕担任第三野战军前委书记,继续主持三野暨华东军区总部工作

   4、粟裕当选为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代表三野参加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开国大典

   5、粟裕奉命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因病未能成行,旋即往苏联治病,回国后被任命为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陈毅开始实际主持三野。

   正文: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是解放战争时期四大主要野战军之一,由华中野战军(前身为新四军主力)和山东野战军(前身为八路军一部)合并、发展而来。在四年解放战争中,华东野战军(三野)担负的任务最重,面对的对手最多,歼灭了蒋介石807万国民党军中的245万,居于全军首位。同时,全军指战员有43.5万人负伤,115959人牺牲。它的编制构成、战斗历程与战绩,《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简编》(军事学院《战史简编》编写组,解放军出版社1983年版)、《第三野战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2017年版)、《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组织发展实录》(南京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编,江苏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等众多权威战史,以及《毛泽东军事文选》等浩如烟海的各类纪实、人物传记、回忆录予以记录。

   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编制构成,也有一个因战争的需要而发展变化的过程。

   一、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各自征战时期,陈毅和粟裕分别领军

   1、华中军区与华中野战军

   1945年10月25日,随着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奉命率领军区主力开赴东北,从延安赶赴华东的新四军军长陈毅率新四军军部及一部主力奉命由华中北上山东接替,留在华中的新四军部队组建华中军区,张鼎丞任司令员,邓子恢任政委,粟裕、张爱萍任副司令员,谭震林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这年11月10日,华中野战军奉命宣告成立,粟裕兼任司令员,谭震林为政委,全军约4.7万余人。华中野战军在建制上属华中军区,在战略行动上受新四军军长陈毅指挥。

   2、山东军区与山东野战军

   1946年1月7日,新四军军部奉命兼山东军区司令部,陈毅兼山东军区司令员,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兼政委,张云逸兼副司令员,全部兵力约20万人。同时,奉命组建山东野战军,陈毅为司令员,黎玉为政委,全军约7.4万余人。

   1946年7月25日,为执行毛泽东的外线出击作战计划,陈毅率山东野战军主力5万余人从鲁南南下淮北,进入华中军区所属的区域,开始与主力在苏中的华中野战军发生了3次重大争论:一是先内线作战还是立即外线作战之争;二是两淮保卫战之争;三是战略出击方向和出击时机之争。

   双方争论,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居中调解的同时,两支野战军各自作战,战果迥异:山东野战军六战五负一平,华中野战军七战七捷。粟裕受到中央军委和毛泽东通令仿效学习:“这一经验是很好的经验,希望各区仿照办理,并望转知所属一体注意。”陈毅则先后向上级、同级与下级作了自我批评:

   他对华中军区所在的华中分局说:“此次淮北作战,由于主观指导错误,遗(贻)误全局,五内如焚,力图挽救”;

   他对中共中央说:“我至淮北,战局顾虑太多,决心不够,未能发挥山野力量,有负党与人民的付托”;他还主动表示:“今后集结张(鼎丞)、邓(子恢)、粟(裕)在一起,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定可改变局面。”

   他对战斗失利、受损严重的山东野战军主力8师自我批评说:“未打好,不是部队不好,不是师团干部不行,不是野战军参谋处不行,主要是我这个统帅犯两个错误:一个是先打强,即不应打泗县;一个是不坚决守淮阴……我应以统帅身份担负一切,向指战员承认这个错误。”

   二、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联合作战时期,陈毅居领导位置,粟裕负责战役指挥

   鉴于山东野战军作战失利,毛泽东于1946年9月初考虑让徐向前到山东接替陈毅的军事指挥,但徐向前因病未能前来。

   9月20日,粟裕与华中分局书记邓子恢等人联名致电军委和陈毅,建议两个野战军集中行动。电报说:“为了改变华中局势,我们建议,以集中华中、山东两个野战军攻下宿迁,得手后再向西扩张战果。” 毛泽东于9月22日和23日发出两份电报,同意集中两个野战军“统一指挥,向淮海行动,打开战局”,同时指指令合并两个野战军的指挥机构:“两个指挥部亦应合一。提议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如同意请即公布(对内)执行。”

   10月15日,毛泽东为合并后的指挥机构明确指令:“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负责。”粟裕随即担负两军合并后的战役指挥之责。

   12月18日,两个野战军联合作战,第一次以“华东野战军”的名义颁布命令,在淮海地区取得了宿北大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1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新前几年就在吸氧了,这个何新到底是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为何唯一一次称饶漱石是“华野全军的政委”
                     ——兼谈毛泽东为何令饶漱石传达对粟裕的一个批评
                                                             张雄文

        饶漱石从未担任过华东野战军政委,也未在华东野战军任过具体职务。

        1947年1月至2月,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命令,山东军区与华中军区合并为华东军区,陈毅任司令员,华东局书记饶漱石兼任政委;同时,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合并为华东野战军,陈毅兼任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

       军区体制上属于野战军的上一级机构,但二者同属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直接指挥。

      关于野战军和军区的关系,中共中央在1947年12月3日给东北局的一份电报中给予了说明:“关内各解放区均分前后方,前方以野战军司令员、政委统率野战兵团,后方以甲级军区(又称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统率地方兵团及乙级军区(又称小军区)及军分区,并管理本区范围内的动员、训练、兵工生产与负责供给前方”,而“两者的司令员或政委,依各区情形,有兼的有不兼的”。

      中共中央指出了军区的职责:“统率地方兵团及乙级军区(又称小军区)及军分区,并管理本区范围内的动员、训练、兵工生产与负责供给前方”,通俗一点说则是担任后勤服务,负责为野战军输送兵员、粮草等工作,及领导地方部队;野战军则是精锐主力部队,属正规的大规模作战集群,相当于战略集群,系方面军级单位,用于本战略区甚至跨战略区作战。

       中共中央同时还规定了军区和野战军的隶属关系:“两者隶属关系,一般的是野战军与军区,均直受军委指挥。”

      国共相争最激烈的三年中,所有权威的原始文档及后来的战史记载都表明,饶漱石仅仅以华东局书记身份兼任华东军区政委一职,并未担任过华东野战军政委。华东局书记和军区政委两个职务,虽然是华东野战军的上级,却仅仅体现的是党的领导,而无权指挥其作战,因中央明确规定:军区和野战军“均直受军委指挥”,因而指挥华东野战军作战行动的上一级单位只能是中央军委。

       不过,因形势变化,饶漱石也曾以华东局书记的身份,获得了几个月可以直接指挥华野3个纵队的机遇。

      1947年7月后,为配合刘伯承、邓小平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出击大别山,粟裕和陈毅一道奉毛泽东之令率6个纵队的华野主力部队挺进中原,接替刘邓主力南下后留出的空档。粟裕还建议将留在山东内线的3个纵队组成东兵团,由华野副政委谭震林兼任司令员,黎玉为副政委,许世友为副司令员统一指挥,获得了毛泽东的批准。

       粟裕与陈毅指挥华野主力(即俗称的陈粟大军、外线兵团或西线兵团)开赴中原战场之初,对谭震林、许世友的东兵团也一直通过电报不断实施指挥,但毕竟山水远隔,多有不便。

       这一年10月15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指令“许谭东兵团及其他华东部队一切行动由华东局指挥”。他要求陈毅和粟裕专注对西线华野主力的指挥,“集中精力,指挥西兵团及规定区域一切武装之作战,该区一千万人民群众之发动,党及政权之建立与发展,部队给养之筹划等事项”。

       也就是说,毛泽东安排陈毅和粟裕专心指挥华野主力经营中原,山东内线的东兵团则交华东局书记饶漱石指挥。

       因饶漱石属于政工干部,未参加过红军成长时期的军事斗争,不谙军事;中央局与军区一样,依照规定也无权指挥野战军,但陈毅和粟裕率华野总部紧急开赴中原,“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毛泽东只得让饶漱石出马,说“让漱石学习战争指挥甚为必要”。他乐观地估计“再过若干时期,漱石和黎玉均可在军事指挥上锻炼出来”。

        毛泽东也深知饶漱石从军履历不长,军事指挥更是外行,“学习战争指挥”并非能一蹴而就,因而华野东兵团事实上多由中央军委与他本人直接指挥,许世友与谭震林不久也开始与中央直接电报往来。

      1948年7月,粟裕向毛泽东建议曾一度内线与外线分兵作战的华野全军“协力攻打济南,并同时打援”。毛泽东很快予以批准,指令“由粟裕和陈士榘、唐亮、张震依情况提出计划并统一指挥”。

       随后,粟裕率领挺进中原的华野主力回师山东,同时提请毛泽东批准,将华野苏北兵团北调,与山东兵团(原东兵团)会师,华野全军重新汇合。粟裕是代前委书记、代司令员兼代政委,成为华东野战军全军的实际最高负责人。1948年9月,毛泽东重申:“全军指挥,由粟裕担负。”

      饶漱石从此卸下负担,不再直接指挥野战军。不过,他对华野的政工作用发挥不小。 9月27日,毛泽东致电刚从西柏坡回到山东的饶漱石,指令说:“到华野前委后,可帮助工作一个时期。”这个“帮助”,是要求他“帮助粟裕对内部关系加以调整”。他奉毛泽东之令,以华东局书记兼华东军区政委的身份,协助粟裕调整了有本位主义倾向的山东兵团编制,将其主力9纵与外线兵团的10纵予以对调。

       直到1949年6月,粟裕指挥第三野战军拿下上海,最激烈的战争局面基本结束,华东军区与第三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改称)领导机关合并,饶漱石才兼领华东军区暨野战军政委。因华东军区暨三野领导机构设在南京,由副司令员粟裕实际负责,饶漱石又担任华东局书记兼上海市委书记,在上海主管华东局和市委,因而实际未在野战军政委任上履过职。

       饶漱石不曾担任过华东野战军政委,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在浩如烟海的文电中,他曾有一次被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称为“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这又是为何呢?

        1948年10月30日,正当华东野战军代前委书记、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积极进行发起淮海战役时,刚从西柏坡开完政治局“九月会议”,来到山东曲阜华野指挥部驻地与粟裕会面不过一周的华东局书记兼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突然接到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发来的一份电报:

漱石同志:

    自中央子虞电至今已九个月,未寒电至今亦已两个半月,华野前委书记对于执行中央请示报告制度及在军队中开展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反对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经验主义与游击主义的恶劣作风,至今没有表示态度,亦未申明理由,在此问题上失去主动性,落在一切兵团之后,实属不合。你是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现责成你传达中央意旨,处理此项问题,并以结果电告为盼。
                                                                    
                                                                                军委
                                                                              三十亥

       这是一份责成饶漱石传达的批评电报,批评的对象是电报中的“华野前委书记”,即华东野战军代前委书记粟裕(前委书记陈毅1948年5月调中原军区兼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批评的内容是作为华东野战军实际最高负责人粟裕“对于执行中央请示报告制度及在军队中开展反对无纪律无政府状态,反对事前不请示,事后不报告,经验主义与游击主义的恶劣作风,至今没有表示态度,亦未申明理由”,也就是没有执行中央的《关于建立报告制度》。

       《关于建立报告制度》(即子虞电)是1948年1月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一个重要指示,要求党迅速克服存在于党内和军队内的任何无纪律无政府状态,把一切必须和可能集中的权力集中于中央。这一制度明确要求负责执行(即约束)的对象,党内是“各中央局和分局”书记,军内是“各野战军首长和军区首长”。

        毛泽东除指出中央局、中央分局书记请示报告内容的要求,必须“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外,还特别要求野战军与军区的主要负责人:“除作战方针必须随时报告和请示,并且照过去规定,每月作一次战绩报告、损耗报告和实力报告外,从今年起,每两个月要作一次政策性的综合报告和请示。”

       他严格要求说:“如规定的写报告时间(逢单月的上旬)恰在作战紧张的时候,则可提前或推迟若干天,但须申明原因。其中关于政治工作部分,由该军政治部主任起草,经司令员、政治委员审查修改,并且共同署名。”

      《制度》还规定中央局、中央分局书记报告的对象是中央和中央主席,而野战军、军区首长报告的对象是军委主席。这两个主席都是毛泽东。

     有资格执行这一制度的地方与军队主要负责人如下:

     中央局:东北局书记林彪;西北局书记彭德怀(后为习仲勋);晋察冀局书记聂荣臻;晋冀鲁豫局(不久与晋察冀局合并为华北局)书记邓小平;华东局书记饶漱石。

    野战军与军区:东北野战军(东北军区)司令员、前委书记林彪,政委罗荣桓;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委、代前委书记粟裕;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中原野战军(中原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委兼前委书记邓小平;西北野战军司令员、政委兼前委书记彭德怀,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不久改称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政委习仲勋。

    毛泽东对请示报告制度的执行要求异常严格,曾严厉批评过东北局书记兼东北军区、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这一制度下达6个月后,林彪按理应该已有三次报告,但他一次也没动笔。1948年8月15日,毛泽东以中央名义给林彪发了一封2000字的长电,措辞严厉地批评他不按规定作综合性报告,“使我们完全不了解你们在这件事上何以采取这样的敷衍态度”。

    他毫不顾及情面地列举了林彪几个月来的拖沓表现:“今年5月、7月两次催你们,你们不声明理由,近日再催,你们才声明是‘常委各同志均极忙碌,事实上只各顾自己所分的工作,并皆对各部门的工作难求得全部了解,对作全貌的报告遂感困难’,‘缺乏向中央作综合性报告的材料来源’等等。”

      毛泽东直言说:“这些理由是不能成立的”。他还顺便表扬了按时请示报告的中原局书记兼中原野战军政委邓小平:“我们五月间即告诉你们,像大别山那样严重的环境,邓小平同志尚且按照规定向中央主席做了综合性报告,并将邓小平同志来电转给你们阅读。你们的环境比大别山好得多,何以你们反不能做此项报告?”

      毛泽东最后严肃地说:“我们认为所以使你们采取此种态度的主要理由,并不是你们所说的一切,而是在这件事上,在你们的心中存在着一种无纪律思想。”

      粟裕是继林彪之后,因代表华东野战军执行请示报告制度而被毛泽东批评的第二人。实际上,他很冤枉。

      毛泽东指出的时间段里,粟裕与中央军委之间电报往来不断,每一件大事都有请示报告。

       毛泽东曾于10月6日电告粟裕说:“你们七月间关于部队思想情况的报告,算得是一个综合报告。九月的报告可在这次会议(即华野前委扩大会议)后做,即将会议情况报告即可(《毛泽东年谱》下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12月,第一版,第355页。)”。

       粟裕遵令而行,华野前委扩大会议结束后的第三天便上报了会议情况,毛泽东10月29日复电说:“我们收到并阅悉了华野前委扩大会议关于加强纪律性,克服党内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的决议,认为这个决议是正确的。”没想到时隔一天又收到了这封批评电报。

       饶漱石收到毛泽东的指令后,马上约粟裕谈话,建议他给毛泽东写一个检讨报告。
此时,淮海战役即将打响,毛泽东先前已两次催促“速赴南线指挥”,粟裕已无时间静下来重新写报告,而中央又规定必须首长本人亲自动笔。他只得对饶漱石说:“这个检讨报告迟早是要作的,等打完这一仗再说吧。”

       这一“关于华野前委扩大会议检讨无纪律无政府现象的情况报告”,粟裕直到淮海战役开打后的11月9日才抽空撰写完毕,毛泽东收到后也就作罢。

        这一事件说明三点:一是粟裕是华东野战军的代前委书记,是华野有资格执行中央请示报告制度的唯一首长;二是饶漱石并未在华东野战军担任政委一职,否则,毛泽东批评的对象会毫不留情地加上他;三是粟裕事实上蒙受冤屈,后来也不折不扣执行了请示报告制度。

         我曾将这一事件写入《名将粟裕珍闻录》一书,以《粟裕:给毛泽东作综合报告的当然首长》为题,被新浪、凤凰网等新媒体转载后,一位饶漱石的粉丝将全文选择性忽略,只摘取了毛泽东电报中一句“你是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视为至宝,以此认定饶漱石担任过华东野战军政委,进而“论证”其为华野统帅和军事家,为饶漱石抢战功,并在网络上四处张贴。

       近来,某何姓老人又在网络积满灰尘的角落将饶漱石这一粉丝的话拾掇到博客,兴奋不已,以为发现了改写军史的论据,堂而皇之论证饶漱石是华东野战军政委,将陈毅从未去职的兼政委与粟裕的代政委之职一概抹去,意图否定中央军委1994年12月认定的“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光辉战绩,在战役指挥上,粟裕起了决定作用”的结论。这些所谓的“研究”,除了自娱自乐,一时迷惑部分军史入门者外,终将沦为笑柄,被历史真相所遗弃。

    那么,毛泽东又为何称饶漱石为“华东军区及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呢?其实很简单,因为饶漱石是华东局书记兼华东军区政委,是华东野战军党内和军内的上级,从大的方面上,饶漱石也可称是“华野全军的政治委员”,毛泽东说话又惯于大而化之,并不严谨,因而便有了饶漱石这唯一一次在电报中做了华野政委的例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5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7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苦难辉煌: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5)
           ——粟裕先代理三野司令员兼政委,后主持三野暨华东军区总部工作
                                                    张雄文
       四、第三野战军时期,粟裕以前委书记、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战军总部工作,当选为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1、粟裕奉中央军委命令,主持将华东野战军全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名义颁布改编命令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统一全国军队序列的命令,华野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主持了华野全军的改编。2月9日,粟裕以代司令员兼代政委身份公布了第三野战军兵团、军、师、团编制序列番号的命令,如下:

                          公布第三野战军兵团、军、师、团编制序列番号
                                            (1949年2月9日)  

      奉中央军委命令:为适应今后新的战争形势需要与全国统一建军要求,决定全国野战军统一序列番号,原西北野战军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中原野战军改为第二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改为第三野战军,东北野战军改为第四野战军,并于各野战军下分编成数个兵团,下属各纵一律改为军,旅一律改为师的番号,并依野战军序列番号全国统一兵团军师团的番号。兹将本野战军兵团、军、师、团编制序列番号公布如左(下):

      甲、各纵改为各军及兵团编组序列番号:

      (一)、原2纵改为21军,3纵改为22军,4纵改为23军,另以原35军与原鲁中南纵队合编,统编为35军,并以上述各军统编为第七兵团。

      (二)、原6纵改为24军,7纵改为25军,8纵改为26军,另以原何基沣部与江淮军区独立旅34旅合编,统编为34军,并以上述各军统编为第八兵团。

       (三)、原1纵改为20军,9纵改为27军,12纵改为30军,另以原张克侠部与原渤海纵队合编,统编为33军,并以上述各军统编为第九兵团。

      (四)、原10纵改为28军,11纵改为29军,13纵改为31军,并以上述各军及两广纵队(仍保持原番号不变),统编为第十兵团。

      乙、各军以下师、团番号均按上述序列番号区分,自20军第58师第172团开始,依每军三师、每师三团计,逐次下推。其各兵团所属各军、所属各师、所属各团序列番号区分,另详附表。

      丙、原特种兵纵队(扩编为美式榴弹炮团二、榴弹炮团四、工兵团一、战车团一、高射机枪营一、特科学校一)仍归本部直辖。另由特纵抽出骑兵团,与本部特务团及由华东军区新升三个地方团(合编二个团)合编,组成本部直属教导师,担任本部直接警卫与培养初级干部。

      上述仰即遵令转饬所属遵照执行为要!

                                                                                  此令

                                                                  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
                                                                         副政委 谭震林
苦难辉煌: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5)

苦难辉煌: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编制的变迁史(5)


        2、粟裕以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三野总部工作,指挥第三野战军进行渡江战役、上海战役。

       华东野战军改编为第三野战军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任命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兼第二政委,谭震林为副政委。因陈毅在总前委工作,后来实际上去了上海市长任上,粟裕以副司令员兼副政委身份主持第三野战军总部工作。

       从1949年4月20日至5月3日,粟裕率领华野指挥机关从孙家圩子,到江苏省泰州以南的白马庙,再到常州,筹划、部署及指挥了第三野战军东集团、中集团的渡江战役。以“东西对进,追歼逃敌”的神算,共歼灭蒋军13.9万余人,解放南京、杭州等大中城市,并造成围攻上海的有利态势。从《粟裕文选》第二卷中的文电看出,粟裕独立或与三野参谋长张震共同署名,代表华野司令部签发的电报、命令达21件之多。

       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以后,在一次关于华东任务和人事安排的座谈会上,中共中央确定粟裕担任华东局分管军事的常委。

       同一时期,其他中央局主管军事的是:西北局彭德怀(书记);东北局高岗(书记);华中局(中南局)林彪(书记);西南局刘伯承(副书记)。陈毅事实上已经离开三野指挥部,转到接任上海市长等地方工作方面去了。因此,解放上海及东南沿海等军事任务,均由负责战役指挥的野战军副司令员、代司令员粟裕担负实际责任。

       3、第三野战军与华东军区领导机关合并,总部设在南京,粟裕担任第三野战军前委书记,继续主持三野暨华东军区总部工作

      1949年6月上海解放以后,第三野战军和华东军区领导机关合并,陈毅为司令员,饶漱石兼任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同时担任三野前委书记。

      7月13日,奉中央军委命令,粟裕率领第三野战军与华东军区指挥机关由上海移驻南京,并于7月15日致电报告军委:“已到南京。”粟裕正式担任第三野战军前委书记(副书记唐亮),并以华东军区党委第二书记的身份主持华东军区暨三野总部工作,开始担负攻台作战指挥之责。

       4、粟裕当选为第三野战军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代表三野参加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开国大典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人民解放军派出了6个代表团出席会议,共有正式代表60人、候补代表11人,分别代表解放军总部(包括直属兵团及海、空军)、第一野战军、第二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第四野战军、华南人民解放军6个大单位。其中解放军总部代表团正式代表12人、候补代表2人;四大野战军代表团均为正式代表10人、候补代表2人;华南人民解放军代表团正式代表8人、候补代表1人。华东战区统帅粟裕当选为第三野战军首席代表,率领三野代表团出席了会议。

       解放军总部和四大野战军代表团的首席代表顺序如下:朱德、贺龙、刘伯承、粟裕、罗荣桓。其中:

       朱德是全军总司令,解放军总部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贺龙是西北军区司令员、第一野战军副司令员,一野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刘伯承是第二野战军司令员,二野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粟裕是第三野战军主持实际工作的副司令员,三野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

       罗荣桓是第四野战军政委、四野代表团首席代表。

      粟裕是后来唯一仅被授予大将军衔的大野战军首席代表。陈毅也出席了全国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但时任华东解放区代表团团长、首席代表,也就是统领华东地方代表团。

        9月25日,粟裕代表第三野战军在大会上庄重地发言:“我代表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工作人员向大会坚决的表示:……当秉承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中央人民政府和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将革命进行到底,为建设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

       9月30日,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选举出政协全国委员,并按各单位次序,在《人民日报》公布了名单。

       其中当选的军队委员共12人,分别是:解放军总部:朱德(解放军总司令),徐向前(解放军总参谋长);第一野战军:彭德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赵寿山(一野起义将领);第二野战军:邓小平(野战军政委),高树勋(二野起义将领);第三野战军:粟裕(野战军主持实际工作的副司令员)、何基沣(三野起义将领);第四野战军:林彪(野战军司令员),陈明仁(四野起义将领);此外,还有华南人民解放军的陈漫远,吴奇伟。

       9月30号下午6时,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一届政协会议的全体代表出席了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奠基仪式。毛泽东等领导人和包括粟裕在内的各大单位首席代表,一一铲土,为纪念碑奠基。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粟裕是第四个铲土的代表,在其前面的人分别是毛泽东、朱德、贺龙。

       5、粟裕奉命担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委,因病未能成行,旋即往苏联治病,回国后被任命为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陈毅开始实际主持三野。

    1950年7月6日,毛泽东亲笔拟写给粟裕电报,令其前来北京担负抗美援朝新任务:“现有重要任务委托粟裕同志执行,请粟于七月十六日前将三野事务处理完毕,于七月十八日来到北京接受任务,粟来时可随带秘书及参谋人员数人。”

       粟裕因病不能成行,旋即赴青岛治疗。临走前,他带病主持召开了三野会议,研究了朝鲜战争问题,并部署了攻台作战的准备以及华东军区的军事建设工作。

       此后,粟裕又赴苏联疗养,陈毅才开始实际履行华东军区司令员职责。1950年11月16日,考虑到粟裕的身体状况,陈毅、饶漱石致电中共中央:“为加强华东军区的领导和集中进行工作,决定陈毅住南京主持军区工作。”毛泽东于11月17日复电:“这些决定,我们认为是正确的,请即照此执行。”据当时华东军区副参谋长王德的记录:毛泽东发来电报指示:陈(毅)返宁(南京)主持军区工作。这时候,战争已经结束,已不再需要能征善战的粟裕坐镇三野了。

       粟裕离开三野总部治病后的8月11日,中央军委撤消第三野战军前委,野战军所属部队均并入华东军区序列。1955年,华东军区改为南京军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9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粟裕将军的真实职务及位置

据军事史家姜克夫著《中华民国军事史》第四卷下册,粟裕1948年的实际军事职务仅仅是“豫皖苏兵团司令员”。

这个说法是有充分的历史根据和文件出处的。粟裕当时名义上虽仍挂着华野副司令头衔,但只是个虚名而已。实际上当时华野多数部队粟裕无指挥和调动之权。只有在受军委命令组织重大战事时候,才可在一定的授权范围内,通过军委和华东局而调动和指挥华野其他部队进行一些“战役的配合”。(军委电报语)

  豫皖苏兵团,即原华野第一兵团,亦称西兵团,在1947年9月后军委命令粟裕部的组织关系划归晋冀鲁豫中央局和后来的中原局,但对外仍称华野以示形,实际则为隶属于中原解放军的建制。而经1948年7月中原局的正式任命,粟裕为该兵团(对外名义仍然称华野)的代司令及代政委。

  实际上,直到渡江战役,粟裕在解放战争中均实际仅为兵团级别职务。其级别低于大军区正职级别的刘伯承、陈毅、饶漱石、张鼎丞、邓子恢等下一级,与谭震林军事职务平级,但谭是七大中央委员,党内职务和政治地位则均高于粟裕。由于中共的军事制度明确规定党指挥枪,政委有对军政问题的最终决定权。因此谭粟共事时期,也是谭震林领导粟裕而非相反。这一关系有一个证据,即粟裕指挥南麻战役失利后(1947),谭震林曾写信严词批评粟裕,有些话说的很重。

  近年一些网络及地摊文学,制造了一种虚假印象,似乎粟裕在解放战争中是可以与林彪、邓小平、刘伯承等军政统帅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包括什么谦让元帅等等(粟甚至不具备被提名资格),此类谣言实属荒谬幼稚可笑。

  实际上,解放战争时期粟裕的军事政治身份远低于作为大区中央局负责人及大战略区党军政首领的林彪、邓小平、张云逸等,差别至少为两级以上,粟裕当日根本不可能有资格与这些统帅平起平坐。

  在华野内部的职务上,粟裕略高于宋时轮,而与许世友、陈世榘则基本平级。但是这三位将领的历史资历及职务则均曾经高于粟裕。因此华野一些高级将领对粟裕是不服气的。为此,在1948年10月的曲阜会议上,华东局书记饶漱石曾对一些高级将领不鸟粟裕不合作的问题做过批评。

  陈世榘兵团(即华野三兵团)虽然也属于西兵团,但陈兵团在1948年战争的许多时期都是作为军委直属力量而独立作战的(军委对此有过明示)。

  最重要的是,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后期,确切说即在1947年华野7月分兵之后,直到1948年7月的睢杞战役,在解放战争关键转折点的此一年中,粟裕未受命担任过华东战场的全局性指挥职务及责任。

  1947年9月——1948年9月,此一年中华东战场发生具有战略反攻意义的山东半岛决战,许谭兵团横扫胶济线七百里,而粟裕部的西兵团几乎全未参与。华野山东战场之战是在许世友谭震林及华东局指挥下,靠山东兵团和苏北兵团攻城略地而取得重大胜利的。山东半岛的收复使得华东战争形势彻底改观,并影响及改变了中原战场的形势,为后来的淮海战役大决战准备了条件。

  而此关键一年中,粟裕则战绩平平。七月的睢杞战役中粟裕部战损严重。在一个时期内甚至几乎失去攻击力(1948年8月27日粟裕给军委的电报)。1948年5月粟裕曾检讨承认,分兵以后的战绩,西兵团不如山东兵团。而1948年9月西柏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到华东战场时,毛泽东表扬许谭打了许多胜仗,现在肉膘肥得很。同时严词批评粟裕对中央欠债,没有打好仗,没有完成任务。会议批无政府主义实际也与粟裕有关。

10月的济南之战,华东局决定委托粟裕指挥,但军委毛泽东却临战换将,点名要当时卧病胶东的许世友出来指挥领导了对济南的攻城战役。明确交代许世友可以战后再回去休息。济南战役期间粟裕主要任务是率西兵团负责阻援和打援。但是原来预计要打一个月的济南被许谭仅8天即攻克,国军根本没有来得及救援,因此粟裕在济南战役中实际无所作为,也没有亲临战场,只是守在南线观战而已。

  后来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粟裕也只是作为西兵团一部的战役指挥员而已。指挥全局的是中央军委及总前委。而在渡江战役中粟裕部的月浦之战、后来轻敌导致惨烈失败的金门之战,都是粟裕部的败绩。国民党将领中的胡琏,李弥曾屡次挫败粟裕,甚至被台湾讥讽为粟将军的克星。

  建国以后,粟裕担任代总长和总长职务后,授衔大将,但是华东系统将领张鼎丞、谭震林、许世友也都在第一批授衔名单中列名为大将,他们论历史贡献及战功都绝不弱于粟裕,只是由于某些因素而未得实授而已。但60年代后,此三人担任的政治职务都高于粟裕。

  在50—90年代,对于粟裕的军事活动基本没有什么特殊宣传或鼓吹,因此鲜为人知,几乎默默无闻。直到90年代后,由于某些复杂人事及背景因素,媒体及网络中出现了大量神化及夸大粟裕在解放战争中军事作用的一些宣传,但多数宣传是违背史实的天方夜谭,包括伪造毛泽东与蒙哥马利谈粟裕战功的那种无稽谣言。

  明眼人不难看出,鼓吹关于粟将一些谣言的真实用意是吹粟而贬低毛邓陈刘及其他将帅。

所以余窃以为军史研究,也应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可轻信那些江湖浮夸,而须考究史实,正本清源。


何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9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2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琼B2-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1    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8版)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400-689-50268 18907552877
   
业务联系: QQ: 54898   咨询  Mail: 54898@qq.com   18907552877@189.cn 电话:18907552877 
静水投资QQ群: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 enoya2013    纵横财经公众号: enoya2014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
             

GMT+8, 2019-12-13 07:52 , Processed in 0.050420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